您的位置:首页 > 语言文字 > 阅读时空 >

美文欣赏(适合二三年级)

来源:暂无  作者:lisa  发表时间:2007-10-15 12:47  浏览次数:6994 次 

1  她是我朋友

我听说过这样一件事。
  战争时期,有一天,几发炮弹落在一所孤儿院里。两名儿童当场炸死,还有几名儿童受了伤,其中有个小姑娘。
  附近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接到消息,带着救护用品迅速赶到了,经过查看,他们确认这个小姑娘伤得最重,如果不立刻抢救,就会因为休克和流血过多而死去。
  输血迫在眉睫。医生和护士都不具有她的血型。有几名受伤的孤儿却可以给她输血。一位女医生告诉这几个孤儿,如果他们不能补足这个小姑娘失去的血,她一定会死去,问是否有人愿意献血。 

一阵沉默后,一只小手颤抖地举起来。忽然又放下去,然后又举起来。
  “噢,谢谢你。”医生说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阮恒。”
  叫阮恒的小男孩很快地躺在草垫上。他的胳膊用酒精擦拭后,一根针扎进他的血管,抽血过程中阮恒一动不动,一句话也不说。
  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啜泣了一下,全身颤抖并迅速用另一只手捂住脸。“疼吗,阮恒?”
  医生问道。阮恒摇摇头。但过了一会儿,他又开始呜咽并再一次试图用手掩盖他的痛苦。医生又问是不是针刺疼了他,他又摇了摇头。
  接着,他那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。他眼睛紧闭着,用牙咬着自己的小拳头,想竭力制止抽泣。
  医生问他为什么这样哭,然后用轻柔的声音安慰他。男孩立刻停止了哭泣,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  事后,医生对周围的人说:“他是以为自己就要死了。他想准会让他把所有血都给那个小姑娘,好让她活下来。”
  “但是他为什么愿意这样做呢?”有人问。
  医生转身向那个小男孩提出同样的问题。小男孩回答说:“她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 卖木雕的少年

在去非洲南部之前,一位朋友告诉我,一定要游览莫西奥图尼亚大瀑布,还要买一两件木雕工艺品。

莫西奥图尼亚大瀑布真是名不虚传。这里游人如织,景色十分壮观。

在大瀑布的不远处,有不少出售木雕工艺品的摊点。木雕,是非洲最常见的工艺品。摊点里陈列的木雕琳琅满目,各式各样,想到朋友的叮嘱,我在一个摊点前停下来,仔细地挑选。

忽然,我的目光停留在几个坐凳上。说是坐凳,其实是一个卷鼻大耳象,象背上驮着一块寸把厚的树桩。这些坐凳构思新奇,大象雕得栩栩如生。

“买一个吧!”坐凳的主人是个十五六岁、五官端正的黑人少年。

我捧着象墩,仔细观赏,爱不释手。正要掏钱购买的时候,我却犹豫了:我即将回国,要带的行李已经超重了,怎么能再带上这沉甸甸的象墩子?那少年走到我跟前,诚恳地说:“夫人,您买一个吧!”

“啊,不,路太远,这个太重……”我有些语无伦次。

“您是中国人吧?”那少年望着我,猜测道。

我点了点头。少年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情。我也为不能把这件精美的工艺品带回国而感到遗憾。

我们住的宾馆就在瀑布附近。晚饭后,我们到宾馆外的小树林里一边散步,一边聊天。瀑布的响声清晰可辨。暮色中,我忽然发现在一堆隆起的岩石上,坐着一位少年,晚风吹拂着他的衣襟。他听到谈话声,来到我们面前,原来是白天卖木雕的那个少年。看样子,他是专门在这里等候我的。

“这个小,可以带上飞机。”少年将一件沉甸甸的东西送到我手里。啊!原来是一个木雕小象墩,和白天见到的一模一样,却只有拳头大小。

“太好了!”我高兴地喊起来,掏出钱包就要付钱。

少年连连摆手,用不太标准的中国话说:“不,不要钱。中国人是我们的朋友。”

“我们是朋友!”我感动极了,连声说,“我们是朋友!”

他笑了,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3  珍珠泉

我们村子前面的小山包,远远看去真像一个绿色的大绒团。山包上,树很密,草很深,花很多。一条石板铺成的小路,弯弯曲曲地穿过小山包的密林。石板小路的尽头,有一眼清泉,叫“珍珠泉”。

这是一潭深绿的泉水。周围镶嵌着不大整齐的石头,石头上长着一层黑里透绿的青苔。你要是踩上去,准会滑倒。那绿得没有一点杂色蕨草,那悄悄开放着的花朵,给珍珠泉编了个朴素的花环。水是那样绿,绿得像是被周围的绿树、绿草染过似的。水是那样深,又是那样清,清得能看见潭底的青褐色的石头,能看见沉积在潭底的沙粒和已经发黑的树叶。可惜没有鱼,是水太清太凉的缘故吧?

最有趣的,当然是那晶亮的、饱满的、一嘟噜一嘟噜从潭底冒出来的水泡了。开始,水泡很小,摇晃着越升越高,越来越大,最后在水面绽开了,在扑哧一笑中消失了。有时候,透过密密的树叶,太阳筛下一束束金光,照在水面上,照在正升起的水泡上,一直照到潭底青褐色的石头上。水面和潭底,金色的光斑和银色的光斑交错着;水泡闪亮闪亮的,射出红色的光,黄的光,绿的光,紫的光….多么像一串串彩色的珍珠啊!

这就是美丽的珍珠泉,这就是我们村的珍珠泉!

不用说我多么喜欢珍珠泉了。我很想知道,它哪来这么多冒不完的水泡?在小河断流的时候,在村里的井水干涸的时候,它还是不停地冒着水泡。难道是有许多快乐的孩子,躲在什么地方吹泡泡玩儿吗?他们一定玩得很高兴吧?每次,挑着阿爸给我做的水桶,来到珍珠泉边,我都这么想。

挑着满满的一担水,走在林中的石板路上,我泼洒了多少珍珠啊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4  可贵的沉默

铃声响了,开始上课。
  我问同学们:“爸爸妈妈知道你的生日在哪一天吗?”
  “知道!”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  “生日那天,爸爸妈妈向你们祝贺吗?”
  “当然祝贺了!”又是一片肯定的回答声。
  “‘知道的’‘祝贺的’请举手!”
  他们骄傲地举起了手,有的还神气十足地左顾右盼。
  “把手举高,老师要点数了!”我提高了声音。“啊,这么多啊!”
  我的情绪迅速地传染给了他们,他们随着我一起点起数来“151617……”越点越多,越点越兴奋,声音越来越响,前排的孩子都回过头往后看,几个男孩子索性站了起来,我也不阻止他们。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在快乐地交谈,谈的内容当然是生日聚会、生日礼物、父母祝福……
  孩子们会感受爱了,但这不够。我想去寻找蕴藏在他们心灵深处的、他们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极为珍贵的东西。我接着问:
  “你们中间有谁知道爸爸妈妈的生日,请举手!”
  霎时,教室里安静下来。我把问题重复了一遍,教室里依然很安静。过了一会儿,几位女同学沉静地举起了手。
  “向爸爸妈妈祝贺生日的,请举手!”教室里寂静无声,没有人举手,没有人说话。孩子们沉默着,我和孩子们一起沉默着……
  他们感到了我的期待。刚才追逐我的目光,此刻全躲开了。他们有的低着头,有的望着窗外,所有人都沉默不语。
  沉默了足足一分钟,我悄悄地瞥了一下这些可爱的孩子们--他们的可爱恰恰在那满脸的犯了错误的神色之中。我的语气缓和下来,轻轻地问:“怎么才能知道爸爸的生日呢?”像获得赦免一样,那一双双躲闪的目光又从四面八方慢慢地回来了。先是一两声,继而就是七嘴八舌了:“问爸爸!”“不,问外婆!”“自己查爸爸的身份证!”教室里又热闹起来,只是与沉默前的热闹已经不一样了。
  结束这堂课时,我给孩子们提了个建议:“为了给父母一份特别的惊喜,你最好用一种不被父母察觉的方式了解他们的生日,而祝贺的方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,但记住一点,只要你表达了自己的爱,再稚拙的礼物他们也会觉得珍贵无比的。”
  不久,学校召开家长会,那些爸爸妈妈不约而同地说道:“我那小家伙真懂事了呢!”“他祝我生日快乐!”“他送了我礼物!”“他给我写信叫我不要烦恼!”“他会体贴人了!”……
  啊,我真快活!这一片沉默给了我多大的享受啊!在沉默中,这些小家伙终于懂得要回报父母对自己的爱了。

5  花的勇气

四月的维也纳真令我失望。大片大片的草地上,只是绿色连着绿色,见不到能让人眼前亮起来的明媚的小花。没有花的绿地是寂寞的。我对驾车同行小吕说:“四月的维也纳可真乏味!绿色到处泛滥,见不到花儿,下次再来非躲开四月不可!”

小吕听了,将车子停住,把我领到路边一片非常开阔的草地上,让我蹲下来扒开草好好看看。我用手拨开草一看,原来青草下边藏着满满一层小花,白的、黄的、紫的;纯洁、娇小、鲜亮;这么多、这么密、这么辽阔!它们比青草只矮几厘米,躲在草下边,好象只要一使劲儿,就会齐刷刷地冒出来……

“什么时候才能冒出来?”我问。“也许过几天,也许就在明天。”小吕笑道,“四月的维也纳可说不准,一天一个样儿。”

当天夜里,冷雨伴着凉风下了起来。后来的几天,雨时下时停,太阳一直没露面儿。

我很快要离开维也纳去意大利了,小吕为我送行。路上我对小吕说:“这次看不到草地上的那些花儿,真有点儿遗憾,我想它们刚冒出来时肯定很壮观。”小吕驾着车没说话,大概也有些为我失望吧。

外边毛毛雨把车窗遮得像拉了一道纱帘。车子开出去十几分钟,小吕忽然对我说:“你看窗外——”隔着雨窗,看不清外边,但窗外的颜色明显地变了,白色、黄色、紫色,在车窗上流动。小吕停了车,伸手拉开我这边的车门,未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,边说:“去看吧——你的花!”

迎着吹在脸上的细密的、凉凉的雨点,我看到的竟是一片花的原野。这正是前几天那片千万朵小花藏身的草地,此刻那些花儿一下子全冒了出来,顿时改天换地,整个世界铺满了全新的色彩。虽然远处大片大片的花与蒙蒙细雨融在一起,低头却能清晰地看到,在冷雨中,每一朵小花都傲然挺立,明亮夺目,神气十足。

我惊奇地想:它们为什么不是在温暖的阳光下冒出来,偏偏在冷风雨中拔地而起呢?小小的花儿居然有如此的气魄!我的心头怦然一震,这一震,使我明白了生命的意味是什么,是——勇气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6   检阅

    临近七月,波兰首都华沙和往年一样准备欢庆国庆节。

    在一所学校的俱乐部里,一些儿童队员正在开会,讨论参加国庆检阅的事。

一些事情已经商定,可是从大家的表情可以看出来,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商量,但是谁都不愿意第一个开口。

“队长”,终于有一名队员说话了,“还有一件非常棘手的事。游行检阅时博莱克怎么办?”

俱乐部里立刻鸦雀无声了。事情的确非常难办,因为博莱克左腿截止了,现在靠拄拐走路。

劝他不去?要不把他放在队尾?再不就把他藏在队伍中间?可是跟他怎么说呢?谁去跟他说呢?

队长洪亮的声音打破了沉默的局面:“队员们!如果把博莱克放在队伍第一排,让大家都能看见他,怎么样?他虽然腿不方便,可仍然是儿童队员,还不是一般的队员!”
“太棒了!这才叫儿童队呢!别的队肯定会羡慕我们,第一排走着一位拄拐的儿童队员。”一个队员大声说。

大家脸上露出笑容,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。

国庆节到了。多么盛大的节日!多么隆重的检阅!街道上人山人海,楼房上彩旗飘扬,主席台上站满了国家领导人和外国贵宾。

步兵过去了,炮兵过去了,青年组织的队伍也通过了主席台。现在轮到儿童队员了。

在队伍的第一排,紧跟在队长后面走着一名拄拐的男孩,看来,他肯定忘记了自己在拄拐。他同全队保持一致,目视右方,睁着大眼睛望着检阅台。

检阅台上的人和成千上万观众的视线都集中在这一队,集中在这位小伙子身上了。

“这个小伙子真棒!”一名观众说。

“这些小伙子真棒!”另一名观众纠正说。

长时间的掌声淹没了观众的议论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7  给予树

圣诞节快要到了。该选购圣诞礼物了。孩子们热烈地讨论这个问题,互相试探对方的心意,希望送出最诚挚的祝福,收到最甜蜜的笑容。让我担心的是,家里并不宽裕,我只攒了一百美元,却要有五个孩子来分享,他们怎么可能买到很多很好的礼物呢?

  圣诞节前夕,我给了每个孩子二十美元,提醒每人至少准备四份礼物。接着,我把他们带到一个商场,分头去采购,约定两小时后一起回家。

  回家途中,孩子们兴高采烈。你给我一点儿暗示,我让你默默口袋,不断让别人猜测自己买了什么礼物。只有八岁的小女儿金吉娅沉默不语。透过塑料口袋,我发现,她只买了一些棒棒糖——那种五十美分一大把的棒棒糖!我有些生气:她到底用这二十美元做了什么?

  一回到家,我立即把她叫到我的房间,打算和她好好谈谈。没等我问,金吉娅先开口了:“妈妈,我拿着钱到处逛,本来想送给您和哥哥姐姐一些漂亮的礼物。后来,我看到了一棵援助中心的‘给予树’。树上有很多卡片,其中一张是一个小女孩写的。她一直盼望圣诞老人送给她一个穿着裙子的洋娃娃。于是,我取下卡片,买了洋娃娃,把它和卡片一起送到了援助中心的礼品区。”金吉娅的声音很低,显然在没能给我们买到像样的礼物而难过。“我的钱就……只够买这些棒棒糖了。可是妈妈,我们有那么多人,已经能得到许多礼物了,而那个小女孩却什么也没有。”

  我紧紧地拥抱着金吉娅。这个圣诞节,她不但送给我们棒棒糖,还送给我们善良、仁爱、同情和体贴,以及一个陌生女孩如愿以偿的笑脸。

 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8  白鹅

这白鹅,是一位即将远行的朋友送给我的。我抱着这雪白的大鸟回家,放在院子里。它伸长了头颈,左顾右盼。我一看这姿态,想道:好一个高傲的动物!

鹅的高傲,更表现在它的叫声、步态和吃相中。

……

鹅的步态,更是傲慢了。大体上与鸭相似,但鸭的步调急速,有局促不安之相;鹅的步调从容,大模大样的,颇象京剧里的净角出场。它常傲然地站着,看见人走来也毫不相让;有时非但不让,竟伸过颈子来咬你一口。

鹅的吃饭,常常使我们发笑。我们的鹅是吃冷饭的,一日三餐。它需要三样东西下饭:一样是水,一样是泥,一样是草。先吃一口冷饭,再喝一口水,然后再到别处去吃一口泥和草。大约这些泥和草也有各种可口的滋味。这些食料并不奢侈;但它的吃法,三眼一板,一丝不苟。譬如吃了一口饭,倘若水盆放在远处,它一定从容不迫地大踏步走上前去,饮一口水,再大踏步走去吃泥,吃草。吃过泥和草再回来吃饭。

这样从容不迫地吃饭,必须有一个人在旁侍候,像饭馆里的堂倌一样。因为附近的狗,都知道我们这位鹅老爷的脾气,每逢它吃饭的时候,狗就躲在篱边窥伺。等它吃过一口饭,踏着方步去喝水、吃泥、吃草的当儿,狗就敏捷地跑上来,努力地吃它的饭。鹅老爷偶然早归,伸颈去咬狗,并且厉声叫骂,狗立刻逃往篱边,蹲着静候;看它再吃了一口饭,再走开去喝水、吃草、吃泥的时候,狗又敏捷地跑上来,把它的饭吃完,扬长而去。等到鹅再来吃饭的时候,饭罐已经空空如也。鹅便昂首大叫,似乎责备人们供养不周。这时我们便替它添饭,并且站着侍候。因为邻近狗很多,一狗方去,一狗又来蹲着窥伺了。

我们不胜其烦,以后便将饭罐和水盆放在一起,免得它走远去,让鸡、狗偷饭吃。然而它所必须的泥和草,所在的地点远近无定。为了找这食物,它仍是要走远去的。因此鹅的吃饭,非有一人侍候不可。真是架子十足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9  白公鹅

要是可以把军衔授给禽类的话,这只白公鹅理当荣膺海军上将衔了。它板正的姿势啦,步态啦,和别的公鹅攀谈时的腔调啦,全是海军上将的派头。

它走起路来慢条斯理,仔细掂量着每一步。落步之前,它总要先把脚掌往上抬抬,再合上掌蹼,就像收起张开的扇面一样;然后摆一小会儿这个姿势,再不慌不忙地把脚掌放到地上。通过车辙零乱而泥泞的路时,它也那么有办法,身上的任何一根细翎都不沾上一点污泥。就是狗在身后追赶,这只鹅也决不举步奔跑。它总是高傲的、一动不动地挺着长长的脖子,好像头上顶着一罐水。

当白鹅在浅水滩里挺直身子、扇动起两只长长的有力的翅膀时,水面上便泛起层层涟漪,岸边的芦苇也会沙沙作响。

这只白鹅在整片河湾里最引人注目。它过得无忧无虑、自由自在。青草茂密的河岸属于它,水边最洁净的沙滩也属于它。

可是最糟糕的是,白鹅把我下了鱼饵一片水面,也划为自己的地盘。我们为这片水面打了好长时间官司,它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。有时它率领一伙公鹅横成一排,直奔鱼竿,而且还要赖在那里;有时它们在河对岸洗澡,大声叫唤,拍打翅膀,互相嬉戏。要不,它就与邻近的鹅群来上一场厮打,弄得满河里漂浮着撕咬下来的乱羽。如果赶上这么一场用以耀武扬威的乱子,你就甭想有鱼咬钩了。

有多少次,它径直把我的罐头筒里的鱼饵咽进了肚里,有时还拖走鱼饵的钓绳。干这种勾当它从不偷偷摸摸,总是从从容容、不紧不慢的,因为它自认为是这条河的主宰。白鹅大概认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属于它。它要是知道了连它自己也属于村里的少年斯焦普卡——他愿意的话,就可以把它抓起来,交给母亲,用它和鲜白菜一起熬汤喝——那可就要大吃一惊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0  全神贯注

法国大雕塑家罗丹邀请奥地利作家斯蒂芬·茨威格到他家里做客。饭后,罗丹带着这位挚友参观他的工作室。走到一座刚刚完成的塑像前,罗丹掀开搭在上面的湿面,露出一座仪态端庄的女像。茨威格不禁拍手叫好,他向罗丹祝贺,祝贺又一件杰作的诞生。罗丹自己端详一阵,却皱着眉头,说:“啊!不,还有毛病……左肩偏了点儿,脸上……对不起,请等一等。”他立刻拿起抹刀,修改起来。

茨威格怕打扰雕塑家工作,悄悄地站在一边。只见罗丹一会儿上前,一会儿后退,嘴里叽哩咕噜的,好像跟谁在说悄悄话;忽然眼睛闪着异样的光,似乎在跟谁激烈地争吵。他把地板踩的吱吱响,手不停地挥动……一刻钟过去了,半小时过去了,罗丹越干越有劲,情绪更加激动了。他像喝醉了酒一样,整个世界对他来讲好像已经消失了——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罗丹才停下来,对着女像痴痴地微笑,然后轻轻地吁了口气,重新把湿布披在塑像上。

茨威格见罗丹工作完了,走上前去准备同他交谈。罗丹径自走出门去,随手拉上门准备上锁。

茨威格莫名其妙,赶忙叫住罗丹:“喂!亲爱的朋友,你怎么啦?我还在屋子里呢!”罗丹这才猛然想起他的客人来,他推开门,很抱歉地对茨威格说:“哎哟!你看我,简直把你忘记了。对不起,请不要见怪。”

茨威格对这件事有很深的感触。他后来回忆说:“那一天下午,我在罗丹工作室里学到的,比我多年在学校里学到的还要多。因为从那时起,我知道人类的一切工作,如果值得去做,而且要做得好,就应该全神贯注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1 一面五星红旗

在国外读书的第一个假日,我决定做一次漂流旅行。收拾好背包,我把它系在筏子上,手举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,便出发了。

筏子顺流而下,到了傍晚,河面变窄了。为了防止丢失,也为了行动方便,我把国旗从旗杆上抽下来,系在脖子上。

不久,筏子漂到了水势最急的一段河面,周围一片漆黑,我想大声呼喊,给自己壮胆鼓劲。还没等喊出口,只觉眼前一黑,便落入激流之中。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被一块巨石挡住了,头和身子被撞伤了好几处,筏子和背包都无影无踪。我迷路了,在荒无人烟的大山里转来转去。直到第三天中午,我才来到一座小镇,走进一家面包店。

我向老板说明了自己的处境。老板听懂了我的话,却把双手一摊,表示一脸的无奈,说:“我讲究平等交易,我给你面包,你能给我什么呢?”

此时我身无分文,只好脱下新买的大衣。老板接过去看了看,耸了耸鼻子,还给了我。

突然,老板眼里闪出亮光,他用鼻子指着我脖子上的五星红旗,惊奇地问:“那是什么?”

我犹豫了一下,把国旗慢慢解下来,再展开。这面做工精制的五星红旗,经过河水的冲洗,依然是那么鲜艳。

老板拍了拍我的肩膀,告诉我可以用这面旗子换面包。我愣了一下,然后久久地凝视着手中的五星红旗。老板转身拿起一块面包,见我没有反应,以为我嫌少,又拿起两块面包递给我。

“可以吗?交换吧。”老板冲着我打着手势。我摇摇头,吃力地穿上大衣,拿着鲜艳的国旗,趔趔趄趄地向外走去。突然,我摔倒在地上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里,身边站着的就是面包店的老板。他见我醒了,冲我竖起大拇指,说:“安心养一养,费用由我来付。”

这时我才发现,在我的床头的花瓶里,有一束美丽、芬芳的鲜花,花丛中插着那面心爱的五星红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2  人生的重量

人们常说:生命活得有分量,才会有价值。   

一滴泉水,若没有重量,就不会从石崖上坠落,水滴石穿,诠释“坚持”这个哲理。   

一粒种子,若没有重量,就不会沉落泥土、生根发芽,结出累累的硕果。   

那么,人生的重量在哪里呢?   

大腹便便?不是,因为人生的重量不是身体的重量,就像一支蜡烛,它的重量决非蜡与捻的斤两,而是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的光芒;   

肌肤亮丽?不是,因为人生的重量与肉体无关,就像一块璞玉,它的重量决非是光洁的石面,而是美丽的内心;   

腰缠万贯?官居一品?也不是,因为人生的重量与财富、权力无关,就像麦粒的大小与麦芒无关。   

静下心来细细想想,其实这世间最重的,莫过于一颗无私的心。可见,人生的重量在于无私,无私就是没有私心。   

人生的幸福与快乐都蕴藏在无私中。中国的先贤圣哲不是早就告诉我们“心底无私天地宽”吗?   

无私是伟大的,一切自私的行为在它的面前都会无地自容地退缩。   

无私是纯洁的,能化解委屈冰冻的心灵,让整个世界充满爱。人的一生与其用哲学去解释,还不如用生活去实践。人生之路只要用心走过,生命中就会留下清晰的痕迹,而正直的足迹以深刻为美。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3  给生命一个弧度

一天,我忽发奇想。试图将一张单薄平滑的纸张在桌面上竖起来,可我花了好半天功夫,都没有达到目的。后来我无意中将纸卷成筒状在手里把玩,过后将纸往桌子上展开,发现这纸形成了一个不易消除的极小弧度,我再将这张纸往桌子竖放时,很轻易地将它竖稳了。显然,纸能够竖起来的原因,就是因为它具备了一个小小的弧度。 

弧度的存在拓展了它的支撑面,扩大了它的平衡点,让纸张的竖立具备了更大的可能。 

如果是一根宁折不弯的筷子,要让它在光滑的桌面竖起来恐怕更为不易。对筷子来说,筷子头那么大的平衡点是与生俱来、无法扩展的,要实现筷子的竖立,除非附带其他的外在条件,比如底部的粘贴,外在的支撑,或是将其插入泥土或沙子之中,筷子的属性决定了它很难有自己的弧度,所以它很难像一张纸一样可以靠自己的弧度站立起来,这正是它不容乐观的地方。 

做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性情耿直、宁折不弯的人,再怎么有才气,再怎么有能耐,在人生旅途上遇到的挫折和失败常常会更多一些;相反,一个世故圆滑、能屈能伸、能进能退的人,在其他方面可能是平庸的,但很多场合他却如鱼得水,显得收放自如,游刃有余。他的人生优势,正是恰到好处地给自己的生命提供了一个可以立起来的弧度。 

给生命一个弧度,人生就赢得了更多可以站立起来的机会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4  有点阳光就灿烂

  1974年,时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收到新加坡国家旅游局的报告,报告中称:新加坡旅游资源贫乏,我们不像埃及有金字塔、不像中国有长城、不像日本有富士山,不像美国有夏威夷,我们除了一年四季阳光直射外,几乎没有名胜古迹,加之长年受阳光的直接照射,旅游事业难以发展……李光耀阅后在报告中批注:阳光,有阳光还不够吗?你还要什么?……后来,新加坡旅游部门根据阳光充足的条件,栽种各种各样的耐日照的花草树木,使新加坡成为花的世界,草的海洋,进而吸引了众多的海外游客,发展了旅游事业,为新加坡的经济腾飞作出了贡献。

 终年阳光直射,没有了四季的显著变化,没有了迷人的四季风光,阳光竟使新加坡旅游事业失去了优势,然而,面对阳光,新加坡人立足自己的那片“阳光”,用好那片“阳光”,让阳光放射光芒,因为他们坚信有点“阳光”就足够,有点阳光就能灿烂!

生活中我们不能同时拥有阳光雨露、风云雷电,我们都只拥有属于自己的那一片“阳光”。面对属于自己的“阳光”,是哀怨缺少雨露的滋润,雷电的轰鸣,还是轻轻的拥抱,让它温暖自己?面对属于自己的“阳光”,是羡慕别人“阳光”的灿烂,生命的辉煌,还是慢慢的擦亮,撑起一片蓝天?面对属于自己的“阳光”,应该思索如何珍惜它,让它映红生命的彩霞,应当考虑点燃它,让它灿烂人生的旅途,因为应该坚信有点“阳光”就足够,有点“阳光”就灿烂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5   风 筝

童年的时候,我们这些孩子,最大的快乐就是做风筝,放风筝。

在芦塘里拔几根细苇,再找来几张纸,我们便做起风筝来。做一个蝴蝶样的吧。我们精心做着,心中充满了憧憬和希望。风筝做好了,却什么也不像了。我们依然快活,把它叫做“幸福鸟”,还把我们的名字写在上面。

我们去放风筝。一个人用手托着,另一个人牵着线,站在远远的地方,说声“放”,那线一紧一松,风筝就凌空飞起,渐渐高过树梢了。牵线人飞快地跑起来。风筝越飞越高,在空中翩翩飞舞着,我们快活地喊叫着,在田野里拼命地奔跑。村里人看见了,说:“放得这么高!”

从早晨玩到下午,我们还是歇不下来,牵着风筝在田野里奔跑。风筝越飞越高,似乎飞到了云彩上。忽然吹来一阵风,线嘣地断了。风筝在空中抖动了一下,便极快地飞走了。我们大惊失色,千呼万唤,那风筝越来越小,倏地便没了踪影。

我们都哭了,在田野里四处寻找,找了半个下午,还是没有踪影。我们垂头丧气地坐在田埂上,一抬头,看见远远的水面上半沉半浮着一个巨大的木轮,不停地转着,将水扬起来,半圈儿水在闪着白光。那里是我们村的水磨坊。

“那儿找过了吗?”

“没找过,说不定‘幸福鸟’就落在那儿呢。”大家说。

我们向那房子跑去,继续寻找我们的“幸福鸟”……

 

 

 

 

16  羚羊飞渡

     几个猎人在追捕一群羚羊,慢慢的到了一个悬崖边,羚羊群已无路可逃了,面对敌人它们站住了,猎人很高兴,认为他们胜利了,这些羚羊都是他们的了,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几只老羚羊转身向悬崖跳去,马上,其他的羚羊紧跟着往下跳,用脚轻轻地在前面跳下去的羚羊身上一蹬,就跳到了对面,悬崖下很久很久传来了重重的摔到地面的声音。就这样,羚羊群脱险了,老羚羊用生命换取了整个家族的延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7  一鼠落难   众鼠相救

松鼠多生活在针叶林中,而且基本上都是灰和黑两种颜色。但不管是哪一种颜色,看上去都是那么美观可爱而又赏心悦目。去年秋天,在我家房后的柞树林中,突然发现了两只白松鼠,让人惊讶而又好奇。好奇的是此处是我所承包的山场,基本都是阔叶的杂木,离针叶红松最少也有20多里地。惊讶的是我在林区30多年,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漂亮的白松鼠。正巧我表弟骑着摩托车从市内来采蘑菇,一眼看见这两只洁白奇大的白松鼠,高兴得手舞足蹈:三哥!说啥也得逮住它们。

表弟从仓房中翻出了半袋子小松籽,上锅炒后,又砸出了仁来,拌上香油,把捕黄鼠狼的翻板,支在了大树下面,松仁扑鼻的醇香几百米内都能闻到。表弟在远处窥视着。傍晚,两只白松鼠东张西望地蹦了过来。其中一只大肚子的母鼠,可能因怀孕而贪吃,一下就钻了进去。翻板随之也就把它关了起来。发现上当,可也晚了,在里面又碰又撞,吱吱乱叫。外面的那只,见妻子上当受骗,就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大尾巴翘着,又蹦又跳。表弟高兴了,几步就蹿了过去。  “小家伙,看你还往哪儿跑!”那只公鼠一蹦就蹿到了树上,扭头望着,  目光是那么焦虑而又悲切。

第二天一早,表弟抱着箱子走出屋门,眼前的景象让他吃惊不小。上百只松鼠,在那只白松鼠的率领下,铺天盖地般地涌了过来。有在地上蹦跳滚爬的,但多数是在空中行走,利用那只硕大的尾巴,从一颗树眺到另一颗树上。表弟也是山里通,知道怎样对付群鼠的围攻,只要出院把摩托车打着火,跳上去,就能溜之大吉了。他抓起一根松树枝子,点着了,举在手上,抱箱子就往外冲。动物都怕火光,松鼠也不例外,但没有料到:表弟刚一出屋,橡子果,就像雨点般地砸到了他的头上身上,噼噼啪啪!再看摩托车,车架子轮胎油箱及座位上全趴满了松鼠,张嘴在啃咬着,不大一会儿,前后轮胎就被啃破。没办法,表弟只好又退了回来,惊慌地说道:  “走不了了!走不了了!这家伙,哪儿来的,这么多呢!”

放了吧!再不放,我这房子也就毁了!”我恐惧地说道。

那就放了呗。表弟无可奈何,哭丧着脸道。箱子盖打开,那只大肚子的白松鼠,不慌不忙,一跳一跳地蹦了出去。不久,茅屋周围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上海市金山区石化第一小学 沪ICP备12036329号 沪教Z6-20120005号

地址:金山区临潮一村47号 电话:021-57930173

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1088号